主页 > 分享绿色 >曾笳恩: 具历史价值 黄亚福故居应保留

曾笳恩: 具历史价值 黄亚福故居应保留

所属栏目: 分享绿色 时间:2020-07-16 浏览:488
曾笳恩: 具历史价值 黄亚福故居应保留

士都浪区州议员曾笳恩呼吁州务大臣及州政府相关单位尽速采取行动,保留坐落于鲁马固达路武吉查卡的新山开埠功臣黄亚福故居,改建为文物馆或博物馆,开放予游客参观。他也呼吁新山华团领袖向政府要求保留黄亚福故居。

改建文物馆吸引游客

曾笳恩今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有鉴于有关面积5万余平方尺的地段于2010年已转手予一个新加坡的发展商,新的地主已经通知该片地段上的租户,包括3间神庙、一间修车厂、水果店、马来餐馆及黄亚福故居的29租户即日起即刻搬迁,州政府相关单位应该即刻采取行动,援引征地法令征用有关地段作为文物馆或博物馆,吸引游客参观,以刺激新山的旅游业。

希望华团领袖齐施压

“我已致函州务大臣拿督卡立诺丁、掌管文化与文化遗产的州行政议员组古纳依、掌管旅游、商贸及消费人事务的拿督郑修强、柔佛遗产基金局主席莫哈末弗亚、土地及矿务局局长加玛约翰及新山市长依斯迈卡林。我呼吁有关6个单位即刻行动,保留黄亚福故居,以免米已成炊,无法挽回。”

曾笳恩也呼吁新山华团领袖及新山华社关注这个课题,支持保留黄亚福故居。

他希望通过民间力量的配合,向政府施压,保留这栋极具历史价值的建筑物。

政府缺保护古迹意愿 安焕然:民间呼吁声变薄弱

南方大学学院中文系系主任安焕然副教授接受《》专访时表示,其实多年前学术界及华团领袖已对保留黄亚福故居作出呼吁,可惜当时民间的重视度不够,官方也没有回应。

他说,黄亚福故居的历史文物价值毋庸置疑,一直以来都有学者及有识之士针对保留黄亚福故居作出呼吁,但是政府对于古迹的保护用心度不够,对于民间的呼吁并没有积极的回应。

“政府对古迹的保护着力不够,缺乏积极性,如此一来,民间的呼吁也就显得薄弱。当时碍于黄亚福故居已有租户,古迹的意义也就无法彰显,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如今当黄亚福故居的地段出现状况,情况紧急的时刻,如今再来紧张,可能已经太迟了。”

他说,其实华社与华团应该在平时就对这些具历史价值的建筑物要求政府保护今关注,而不是到了燃眉之急,才意识到这项议题的紧迫性。他认为华社及华团往往就是周而复始的重复这些问题,可能会误事。

“我们希望华团领袖平时就应该关注具历史价值的建筑物,要求政府保护或保留这些建筑物。”

询及新山还有哪一些名人的故居具保留的价值,安焕然表示,新山一带古墓比较多,至于具历史价值的建筑物,相对较少。

黄亚福故居价值高———士都浪区州议员曾笳恩的助理●文新伟(28岁)

黄亚福是百多年前新山开埠的港主,对新山的贡献很大。他的故居具有很高的历史文物价值。这栋建筑物的风格采用中西合并的设计,独具一格。

从建筑设计方面来看,具有美学的价值。我希望政府能够保留这栋建筑物,作为历史博物馆,吸引游客参观。

参观者光顾我餐馆———餐馆东主●朱添德(48岁)

我曾经听说该栋古老的建筑物就是黄亚福故居,经常有年轻人到来参观,间接也带来许多顾客到我的餐馆光顾。

我们希望政府保留黄亚福故居后,能够带动更多游客到来这一带,刺激本区的经济活动。

盼成世界文化遗产———家庭主妇●刘月娥(55岁)

我们希望州政府能够保留黄亚福故居,作为历史古迹。该栋建筑物历史悠久,风格独特,所使用的建筑材料坚固耐用。整百年来依然保留完好。我们希望州政府配合滨海城的发展,保留具有文化历史价值的建筑物。

这点无关政治或种族,凡是具有历史价值的建筑物,都应该保留。

就像槟城一样,保留具历史价值的建筑物,作为世界文化遗产。

带动区域经济效益———杂货店助手●蔡女士(61岁)

我希望政府能够重新规划鲁马固打路一带的交通及商业区,带动本区的经济。

黄亚福故居如果能够保留,相信会更好,将会带动更多游客来这一带,相信会为本区带来经济效益。

6保留黄亚福故居理由

1.黄亚福作为一位名人,对柔佛州及新山的贡献很大,他的故居具有无法估计的历史价值,应保留让年轻一代缅怀。

2.黄亚福故居的建筑物如果加以妥善管理,可改建为新山及黄亚福博物馆。

3.保留黄亚福故居的建筑物可丰富新山的历史古迹景点,这将直接刺激柔佛州的旅游业,增加人民的收入来源。

4.保留有关建筑物,刺激旅游业,将会带动鲁马固打路一带的经济活动,提升经济效益,同时也为鲁马固打路带来新的面貌。

5.由于鲁马固打路靠近新柔长堤的关卡,政府应该重新研究及规划边境的门户,让游客感受到南方门户的新形象。

6.保留黄亚福故居也代表柔佛州政府及人民对黄亚福贡献的肯定。

书到用时:新山开埠功臣黄亚福

黄亚福(1837年-1918年),是我国柔佛州着名的港主和企业家,原籍为广东台山县,字彦廷,号莆田,富后改名黄福。

他于1853年移居至新加坡,原为一名木匠,过后发展成橡胶种植园主及建筑商,并成为柔佛州政府的主要建筑承包商。

他与苏丹阿布峇卡的关系很好,新山的许多历史建筑物都是他承建的,包括柔佛大皇宫(Istana Besar)和新山监狱(Penjara Johor Bahru),堪称新山开埠之大建筑师。因曾承包柔佛苏丹王宫工程,而获苏丹颁发柔佛王室效忠勋章。

在柔佛新山,他也是1878年创设的广肇会馆的创办人,并捐献2间店屋作为会馆会所。

在1892年,他从苏丹阿布巴卡手中接获一张地契,作为他协助州政府重新取得税收控制权的奖赏,而此地区即是纱玉河(Sungai Segget)东岸的土地,而发展成为甘榜黄亚福(Kampung Wong Ah Fook)。

而它的居民主要是广府人,成为城中的广府人区。

主要的道路也被命名为黄亚福路(Jalan Wong Ah Fook),而甘榜中的3条小路即以他的3位长子的名字命名,即是兆南街(Jalan Siu Nam)、兆坤街(Jalan Siu Koon)和兆祯街(Jalan Siu Chin)。


猜你喜欢,相关推荐

波音线上赌城|硬件网站|生命中心|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游戏登录口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网站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