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叫做当前 >一张提升理性的清单(上):用问自己三次「为什幺?」来摆脱直觉

一张提升理性的清单(上):用问自己三次「为什幺?」来摆脱直觉

所属栏目: 叫做当前 时间:2020-06-14 浏览:820

之前在〈你以为你看见了所有(上):人的理性脆弱到了什幺程度?〉这篇文章有提到,人的理性像水一般「脆弱」,能轻易的受到扰动而变形。但水在被扰动后还可以恢复原状吗?而这水拥有变成冰,变得「坚实」的可能吗?换句话说,人的理性可以被纠正,被加强吗?

可以,但是是在个体意识到自己的不理性,决定主动去自我纠正的情况下才会,如果个体并不认为自己需要被纠正,那纠正就不会自然发生。心理学家发现有不少证据证明,你也可以透过学习让理性变得更「坚实」。

但问题是,如何?

(a)充足的讯息加上警惕之心

如果你看过我写的「人的理性脆弱到了什幺程度?」,可以直接跳到(b)。

我们的决策很容易受到他人的影响,而且通常是在不自知的情况中受到了影响。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其中一个例子就是锚定效应(Anchoring Effect),在这里我简单的说明一下:

许多人可能早已从生活的经验中观察到锚定效应,如果你和他人交易,你打算用10,000元把手錶卖给对方,那你最好一开始就开出一个较高的价格,比如说12,000元,那对方就会受到这一个讯息的影响,虽然他接下来的回应依然是努力压价,但是你知道,他原本可能只愿意付8,000元,但现在他已经把自己心里愿意支付的金额提高到更接近12,000元的数目,并且落在10,000元左右。

这时,你马上就想到,只要具备充足的讯息就能消除锚定效应,如果你要买某只特定手錶,那你可能会先做足预备功课,上网查找市价,衡量之后才前往购买,这时销售员无论用什幺花招去影响你也有限,由于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参考点,你可能会因此而多付一些,但不会过多。

但却有另一项实验显示,哪怕我们自身已经具备充足的讯息,我们依然逃不过锚定效应的影响:

有十五年审判经验的法官,理应已经具备足够的资讯去审判这种案子了,但还是受到了一个不相关的数目影响了自己的判断,为什幺?

关键就在「警惕」这一个词里,法官对自己的判决经验当然是很自信的,他并不认为骰子会影响了他的决策,于是他直觉性的作出判断,所以他的决策才被影响了。而你去买手錶的时候,你一般都会警惕商家开出的价格,怀疑他的价格是否合理,你会用其他的商家开出的价格作参考。

这里,我们得到至少两点——要消除锚点效应对自己的影响,除了要有足够的讯息之外,你还得有所警惕,换句话说,就是启动你的系统二去刻意思考。

上篇文章说到这里,其实还有一些问题我没提起,那就是「具体生活中,如何启动系统二去刻意思考」?

(b)将直觉思考延伸到刻意思考

刻意思考并不难,难是难在人们通常都不会去刻意思考。一来是因为直觉思考是自动化的,而且运作得非常快速,直觉思考会在你意识到它发生之前,就已经发生了。二来是因为刻意思考需要花费许多的力气,而且长时间的刻意思考还会让人不愉快,感觉疲劳。

因以上两点,人们的思考一般会採取「最少努力法则」,亦即以最省力的方式来获取结果,这一法则无论是对脑力工作还是体力工作来说,都一样管用。

也因此,当人类做决策时,人们一般会直接把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用于决策,无论这个决策是否最优,这也就导致人们很容易陷入过度自信(以为自己已经得出最优决策)和落于肤浅(满足于极少的讯息),用丹尼尔.康纳曼(Daniel Kahneman)的语言来说,就是 What you see is all there is ——你以为你看见了所有。

那怎幺办呢?

在一项採访中,创业家兼出版人Derek Sivers对此提供了一个独到又实用的见解,以下是我理解该访谈的大致意思:

事实上,如果你问随便一个人,他们十有八九也会给出类似的答案,这一些都是我们的刻板印象,而刻板印象并没有太多的深度可言,这就是为什幺Sivers 说第一个答案通常没多大意思。

Sivers知道自己的第一个答案是自动化的,而且通常不会有太多的思考在里面,所以他让自己从问题的第一个想法跳到第三个想法,而通常第三个想法是直觉想不出来的,这样他就必须刻意思考才能获得答案了。

这一个方法还有一个相似的简化版本,就是问自己三次「为什幺?」,当你第一次问为什幺时,答案通常是直觉思考的结果,而当你问第三次时为什幺时,你一般都需要经过较複杂的刻意思考才能获得答案。

(c)扩大框架,用更多的讯息评估

阿莫斯.特维斯基(Amos Tversky)和哈佛医学院的同事做了一个实验,该实验显示,一件事情用不同的字眼呈现,就足以让人做出不一样的决策与反应,而原因就在于人们会受字眼所联接的情绪影响:

其实每个事实都有其两面,而看见哪一面将会影响我们对其的判断,事实上,媒体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影响着我们的,无论是书籍、影视、杂誌、报纸,还是这篇文章,全都会以他们的偏好来框架你的思想,让你只看见他想让你看见的那面,让你在不知不觉中被改变。

那幺,如果我不想掉入他人设好的框架,该怎幺办呢?答案很简单,只不过做起来很费力,其实从一开始,你就不应该期望自己能以太少的讯息中做出理性的判断。你必须主动扩大你的框架。

这意味着,你不该只从「开刀后第一个月的存活率是90%」做出判断,你得主动要求或搜索其他选项,例如,不开刀的存活率是多少?用镭射治疗的存活率是多少?

同样的,如果有人告诉你某家餐厅的食物很好吃,你不能只以这一讯息做出判断,你必须主动追求更多的讯息,参考所有你可以获得的讯息,你可以上网查找其他评语,甚至问对方,你的好吃的标準是什幺?对你来说怎样才算是好吃?

再来,如果有人只是一味告诉你各种直觉所带来的认知偏误时,你也应该想一想,直觉的优势在哪里,理性的弱势又在哪里?

人之所以会被影响,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自己太容易满足于现有讯息所致,所以别人给你什幺框架,你就用什幺框架思考去了。

(d)贝氏思维

贝氏思维就是用贝氏定理(Bayes' theorem)来思考的意思,而运用贝氏思维并不难,首先你需要把两种观点分开——外部观点和内部观点。

简单来说,外部观点是从宏观角度来计算,当你建立外部观点时,你用统计学、大数据等大角度来进行计算。而内部观点是从微观角度来计算,当你建立内部观点时,你查找阅读各类有关的讯息细节、新闻、个人意见之类,并尝试分辨哪些是可靠的讯息,哪些是不可靠的讯息。

大部分人过度看重内部观点。你可能会因为朋友的某一句话就认定他讨厌你,你也可能因为在一家餐馆吃了一道不好吃的菜,就下结论说这家餐馆不会有生意。但你真的不该单纯的相信单一讯息。要成为贝氏更新者,你需要先找到外部观点,确立了基本比率(base rate)后,再用内部观点调整机率。

举个例子,你开了一家卖游戏的商店,你想知道你的第一年可以卖出多少个PS4游戏,那你要做的不是根据你店的装修和服务好坏来做结论,而是先找到一般游戏店一年平均会卖多少个PS4游戏,如果游戏店平均卖出是4,000个游戏片,那你就不太可能会卖出40,000片。你也可以根据你附近的行情来评估,如果你的店开在比较热门、城市化的区域,这里比其他的区域有更多的游戏爱好者,那或许你应该把推算出来的平均值提高一些。

接着你再缩小範围,也就是参考你的内在观点。你收到顾客的回馈说,他们非常乐意再回来光顾你的店,而且还会介绍朋友,你对自己的店面装修、布局、价格、服务都很自信,你认为这些因素都能让游戏销量比平均高,因此你推算一年平均卖出为5,000到6,000片左右;假设所有事情刚好都相反,那你可能要将推算降到3,000左右比较準确。

这里要留意的事情是,你需要对不同的讯息给予不同的轻重权衡,例如,你的某个亲戚告诉你他觉得你的店会很好生意,但他并不熟悉游戏业,那就算他说得再怎幺自信,就算你有多幺尊重他,你也应该将他的讯息给予较少的权衡,你不应该把他的讯息过度反应在你的推算。反之,假如他是非常有经验的游戏业者,而你也非常相信他的判断,那你应该给予这讯息较高的权衡,较高的提高的推算。

最后,成为贝氏更新者的精髓,是你需要随着新出现的证据而不断更新自己的推算,你在第一个月卖出了350个游戏,在其他条件没有变得的情况下,你有理由相信下个月不会出现太大的增跌。

当然,严格的贝氏更新是需要用严谨的数学方程式进行计算的,但如你所知,大多数人的数学能力并不强(包括我),而一个人若能以此种方式思考,就已经是理性思考的一大步了。

这里要提一提的,是若贝氏思维若运用得当,能让人的预测能力更强,预测更神準,可参考我写的这篇文章。下篇文章,将进一步让你了解为何应该找出自己的「理性时段」,以及在理性及非理性时段,你应该进行什幺样的决策控管。

延伸阅读:一张提升理性的清单(下):人不是「任何时候」都适合做出重大决策


猜你喜欢,相关推荐

波音线上赌城|硬件网站|生命中心|网站地图 申博188直属现金 申博亚洲太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