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产业飞机 >冲破弱视障碍‧看清精神病源‧赖鸿华持放大镜苦读成医

冲破弱视障碍‧看清精神病源‧赖鸿华持放大镜苦读成医

所属栏目: 产业飞机 时间:2020-06-19 浏览:600
冲破弱视障碍‧看清精神病源‧赖鸿华持放大镜苦读成医人生21才开始,唸医学系的赖鸿华却证实患上先天性弱视,随时失去视力的恐惧时刻笼罩着他,他一度痛不欲生,认定学医生涯就此结束。因为视力逐渐模糊,他被迫放弃内科改选精神科,后来却发现精神科与社会关怀有很大的关连。患有精神病的弱势族群,遍布各角落,他们也亟需帮助。为了为社会做点事,他撇开弱视的障碍,拿着放大镜苦读完成学业。学成后,赖鸿华积极地展开心理治疗使命,长期关注儿童精神问题,成了许多病患家庭的一盏明灯。家族没有先天性弱视遗传史,赖鸿华(47岁)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失明。中学一年级开始,他的世界出现了变化,夜幕降临他就看不清东西;唸先修班时,走路常踢到东西;直到大学三年级,找医生教授做一次详细检查,才惊觉自己患上无药可医的弱视。除了视力模糊,看书,看电脑,走路有点吃力,他看起来与常人无异,依旧能独立完成所有事。但是残酷的事实告诉他,他的视线将从瞳孔边缘开始模糊,逐渐向中间延伸,最坏的结果是完全失去视力。信仰是我的精神力量赖鸿华忆述:“当时的我濒临崩溃,担心毕不了业,觉得前途茫茫。我到教会做礼拜时,一直问上帝为甚幺会这样?有两三年走不出阴霾。”医生没说明他的视力能维持多久,他焦急透了,他上网找资料,上图书馆翻遍所有书籍,竭尽所能希望可以找到医治方法。后来,他在医学杂誌上发现一位外国精神科医生因患上弱视而失去视力,内容详述对方如何靠录音带录下课本内容,用听力背书继续学业,并成功取得精神科专科学位。这让赖鸿华觉得在求学这条路上,他并不孤单。他决定以这名医生为榜样,还给对方写了信,希望对方把录音带寄给他。虽然对方回信表示录音带已有10年历史,恐追不上医学的更迭,不足以作为参考。但他的士气获得很大的鼓舞,在1987年当实习生时,毅然放弃最爱的内科和儿科,转读精神科。比任何人更珍惜一切纵使前方的门槛一个比一个高,在家人的鼓励、信仰的支撑下,赖鸿华走到了今天。“信仰是我的精神力量,给我很大的帮助。教友的鼓励,让我重拾信心。听圣经经文,伴我度过无数个难熬的夜晚。”他说,圣经里有一节令他刻骨铭心:“For I know the plan,I have for you(当未来看来不确定,就寻找未来),20年前,就是这些字句,让我有了更大的勇气。”赖鸿华的从医之路走得比一般医生艰辛,但也是这段与众不同的经历,使他比任何人更珍惜眼前的一切,行医时怀抱更多同理心,更加谦卑,诚恳。致函公共服务局求协助弱视医生近几年,两名弱视的医学系学弟,向赖鸿华倾诉忍受不了工作上的困难和障碍,起了辞职念头,他这才发现社会上有不少前途茫然的弱视医生。他决定尽一点绵力,以过来人身份,针对弱视医生的需要,写了一份计划书寄给公共服务局,要求当局派员协助解决弱视医生的问题,让他们可以在社会上立足。前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去年建议公共服务局保留至少1%公务员职缺给国内残障疾人士,赖鸿华针对这项建议,拟定“弱视医生面对的问题”计划书,要求当局重视面对问题的高等教育人士。放大镜眼镜电脑最佳法宝目前,赖鸿华较少直接贴近书本看书,因为看久了眼睛很疲累。为了不成为别人的包袱,他积极自寻法宝,其中放大镜、远视眼镜及电脑,成了最好的伙伴,协助他独立完成许多大小事。“这是很小的放大镜,还有灯,我就靠这个读书,还有我的远视眼镜。”接着,他架起颈项挂着的眼镜,再启动桌上的笔记型电脑,靠着仅存的微弱视力操作起来。虽然起初有些失準,寻找焦点稍微吃力,不久后,赖鸿华就指着荧幕上特别设定的滑鼠指标说,“这个箭头可以再放大一号,这个漩涡式的圈圈,让我可以轻易找到指标。”打开读音系统后,电脑根据指标所指读出声音,有了这项便利的系统,赖鸿华靠听力就可以吸收新知。教授力保获深造机会1987年自马大医学系毕业后,赖鸿华申请攻读精神科硕士,却因弱视问题被一名教授拒于门外,几经辛苦在另一名教授力保下,才获得继续深造的机会。为了报答教授提拔之恩,他努力学习。“我把重心放在自己能做甚幺事,而不是放大自己不能做的事。很多东西不能想得太远,过好今天,接下来再打算吧!”回想起年轻时的杞人忧天,如今的他显得豁达许多。日夜苦读下,赖鸿华获得精神科硕士学位,1994年被政府派往槟城医院任职,成了当年槟城数一数二的精神科专科医生。医院的同事们知道他的情况,都贴心的为他指引路向,以防他撞到东西受伤,甚至轮流充当他的司机。赖鸿华笑着说,同事们都是好人。放弃律师工作妻候命当司机“I chose to marry Fong Hwa,because a man is more than a pair of eyes!(我选择嫁他,因为一个人比一双眼睛重要。)”妻子刘秀美,一语道尽对赖鸿华的信赖。赖鸿华是在教会认识任职律师的妻子刘秀美,两人能走在一起,从女方家人的反对到赞同,经过多重波折。刘秀美受访时坦承,她被丈夫的真诚和善解人意打动,虽然他的视力逐渐丧失,但她始终不离不弃,在他31岁时执意嫁给他,婚后生下3个小孩。婚后,刘秀美放弃律师工作,跟随丈夫从吉隆坡来到槟城生活。她只在学院当兼职英文讲师,以便有多余的时间在家相夫教子,随时候命当丈夫的司机。2001年,赖鸿华取得奖学金到英国进修儿童青少年精神科系为期一年,妻小毫不犹豫陪伴他越洋读书,成就他的事业。赖鸿华朝妻子深情地说:“她当时跟我说,若看不见了,就请朋友代读课本。在妻子支持下,我还修读了认知治疗法,希望能为缺乏相关专业知识的大马社会,带回更多治疗资讯。”返马后,他藉着与教育局的合作,举办了几项课程,把认知治疗法教授给老师,让这门知识在本地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加入非政府组织协会为需要者提供支持从医之后,赖鸿华积极投身社会服务,加入不少非政府组织协会,以专业知识为有需要者提供精神上的支持和照顾。如今,他身兼槟城CARE协会主席、槟州精神病协会副主席重任,是协会中举足轻重的灵魂人物。在槟州精神病协会,他和其他医生及专业人士合作主办教育讲座,使更多民众了解精神病;与教育局在全槟主办校际演讲比赛,让学生透过以精神病等为主题的演讲,对精神病有更多认识。同时,他也出席协会每3个月进行的病患家属交流会,为手足无措的病患家属提供培训,以加强彼此的亲子关係。“病患无法完全脱离家庭、社会而活,协会不只要辅导病人,更重要是教育病患家属如何获得协助。家人应该跟病患一起住,给他们更多关心,而不是将他们送进精神病院。”赖鸿华也活跃于槟城心理辅导协会(PACP),在槟城妇女改变中心(WCC)、亚洲社区服务(ACS)等,给医生或学校辅导老师,提供儿童青少年精神科专业知识及技术。他也以顾问身份策划多项医学培训课程,成了Befrienders爱心线的槟城顾问。成为多间协会的权威以及技术顾问,他只是谦虚地表示,这是因为槟城十多年前尚未有精神科专科。有鉴于社会心理病日益增加,赖鸿华决定退休以后往认知治疗方面发展,心理治疗俨然是一条很长远的路,但他早已委为己任,希望让更多人走出心理的障碍。/副刊‧报导:许柳青‧2009.06.24

猜你喜欢,相关推荐

波音线上赌城|硬件网站|生命中心|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赢家平台下载安装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圣安娜开户代理